手机的故事 – Acfun – 天下漫友是一家

手机的故事 – Acfun – 天下漫友是一家.

2000年初的一天,我第一次去本地的手机市场。硕大的四个字:春光通讯。那时候没有小灵通,没有大屏手写雅马哈外放,没有5.8寸智能双卡双待只要399,没有交话费送手机豆油透明皂——当时一楼的移动营业厅正在装修,好像移动和电信的交接还没完成,倒是漫天联通130的广告。当然,那时卖电话还是一种有档次的经营行为,类似于卖名表珠宝一般:透亮的玻璃展示柜里,天鹅红绒面上有支架支起那么几款手机,在射灯的彩光下熠熠生辉。前两天我又逛了一趟那里,发现那展示柜还没退役,尽管已经烂得不像样子,但是玻璃碎成了几块还能用透明胶带勉强粘起来,射灯早就只剩个罩,绒布面不知道还在否,因为里面摞了好几层iphoen(我没拼错)。
结论:继冰箱彩电之后,我们中华儿女再次把高级电子消费品做成了开水白菜。
但是那时候手机绝对不是白菜。尤其是当我见到西门子SL1088的时候。我对这块手机印象之深,既不是因为他是史上第一款滑盖,也不是因为这是史上第一款彩屏(虽然只有三色),因为这款手机放在一个单独的一人高的立式展示塔里,水晶盘支着手机优雅得不停转,简直鹤立鸡群。旁边写着:贵重物品,非买勿动。我甚至连价签都没见到,当然也没敢问。
于是少年的我获得了对手机的第一个认识:西门子=毒德大学。
三分钟后这一认识被刷新了:隔壁摩托罗拉用相似的姿势摆出了他们的旗舰,大屏触摸的A6188。所谓屏就像女孩子的波,大总是好的。在那个漫天A杯的年代,突然眼前冒出来个D,我的眼神就移不走了。记得展示手机的背景墙还有一轮圆形的弧光,犹如初升的太阳。光芒照耀下,是这手机和价签:¥16188.00
喜欢这款手机吗?
我转过头一看,一个导购微笑着看着我,白净的面庞上腮下有痣一点,大大的波悬在半空无视地球引力的存在。哇,女神。
第二个认识:摩托罗拉=人类希望。
这手机后来我还有幸玩过,全赖当时某壕级同学。A6188一个人类希望级功能就是词典,于是这哥们儿以学习的理由成功从爹手里把这尤物给骗来了。即便是拿这手机玩五子棋,那种逼气方圆十里都能感受得到。
和俩奢侈品比起来,诺基亚当时头牌的是的8810和变色龙7110。我对8810暴发户气息的镀铬样式没什么好感,但是几年后一大学同学砸下数月饭钱只为一99新箱说全的8810,说是弥补儿时遗憾。7110卖的还不错以致断货,老板说正从沈阳调几部过来,而且那老板手里拿的正是7110。我借过来把玩了一下。冰凉的触感,富有力道的下滑盖,以及那个相比起来算准C杯的大屏幕,简直就是个完美的电子机器,拿到手里就不想还给他了。于是决定向老爸发动宣传攻势,全力忽悠他订这款。
不过老爸显然是想找个便宜点的,目光锁定在了阿尔卡特的OT221
这手机超奇葩的一点是三节七号电池供电,传说实测能待机三天。虽然在那个充一次挺一周的时代里不算什么,在今天能再一次改变世界。爹的要求是,能打电话就行。这不假,我在08年才教会爹发短信。结果次年换手机,一切从头来。
当时还没三星什么事儿,而且爹一向烦棒子,前两天还在反对给母上换S4。我对爱立信的下翻贫乳机也提不起兴趣,何况价格相当硬,索尼的Z18同理。当时倒是没想到这俩后来居然搅在了一起。
手机市场一日游,我眼界大开,简直像是拥抱次世代。搜刮来的手机宣传页好多好多,后来大屏姐姐给我拿了个牛皮纸袋装起来。
最后的选择是西门子的3508(C35)。照片上的配色被老爹戏称为小白脸。毫无疑问,是在那个春光乍现的店家买的——没错我就是要去看大屏姐姐。爹加了100块换了个全黑涂装,以保证战斗力。这手机弧线浑然天成,背面两条凸起,连天线都像萝莉伸出的小舌头,手感无敌,完爆今天的肾机之流。屏不大但细腻,四行汉显,莹绿色背光,胶质按键,揉起来手感一流,除了待机时间短点以外,还真没找到什么缺点。那时候我经常赖在沙发上玩这手机的3D迷宫,一玩就是半天,直到手机没电,有一次甚至死机,吓得我冒虚汗。记得这手机的包装盒也很有情调,几个德妹脸贴脸开怀笑,享受生活之美好。这手机服役了6年,最后魂归某出租车上。
由于3508的良好印象,我开始成为一个西门子青。很快,6688(SL45)的时代来临了。由于各种原因,我从未拥有过6688,哪怕是一部尸体。05年太平洋论坛里有人600块甩几十件全新全套橘子版塑盒SL45,犹豫了一下,还是没买,从此就再也没遇到过全新的6688。在十年前,一个能插卡的,能听歌的,能刷机的,有来电防火墙和号码归属地的,甚至有温度计和8卡虚拟一机多号的东西,只能认为是穿越时空的爪机。不过自6688之后,西门子就没出现过什么街机,03年倒是一口气出了数款丑八怪,美其名曰高端骗女人钱系列,叫Xelibri,你们可以放狗搜搜这几款香水瓶粉底盒长什么样。
04年西门子回光返照,出了款S60v1的SX1,以及新旗舰S65和三防型号M65。SX1的键盘充分证明当时西门子的设计师反人类到什么地步。S65玩过真机,一如既往的德系手感,但是那屏幕烂得泣鬼神。当年各大厂的旗舰少说176×208,你丫来个176×132。记忆里04年亚洲杯转播里经常有这手机的贴片广告。不幸决赛国足抗日失败,次年西门子把爪机业务卖给了BenQ笨球。最后一次见到西门子的机器是在06年的水货摊上,金属滑盖的EL71,对这个机器有印象是因为曾经在大软上见过她的评测。我一时间又想起来了七年前在水晶盘上跳芭蕾的SL1088,雅利安大小姐家道中落惨被4v暴发户骗走全部家当现风尘街头——我一时脑洞大开。

明基停止投资德手机工厂 申请无力清偿保护
http://www.21tx.com 2006年09月30日 京华时报

昨天,记者从明基电通中国营销总部证实,明基董事会已经通过决议,正式决定停止投资德国子公司,同时明基已经向德国当地法院申请无力清偿保护。

几天之后,明基西门子停业清算,西门子手机不复存在。这只是这十年倒掉的著名手机厂牌中的平凡一员。然后,当年的阿尔卡特现在在TCL旗下混饭吃得还不错。

前文说过,我对爱立信缺乏好感。不过01年补课时认识的一个女老师改变了这一印象:她是教语文的,大概二十六七岁,8分颜,散发着一种职业女性的知性美,然后拿着一部T29sc。啊,原来贫乳也是很性感的。爱立信卖身前也阔了一把,01年的T68是史上首款真正意义上的彩屏机,101x80with256色的屏幕上,是你在月球上看着地球,上面写着:WORLD。每次看这个待机画面都会感觉莫名的安静,治愈,孤独,或者是惆怅。很好奇今天要是交给爱立信做个5.5寸FHD机器的待机画面,她会怎么玩。
一年后,毫无征兆的,爱立信嫁给了罪大恶极。骚尼在GSM时代除了那个Z18之外还真没做过什么出名的手机。不过傍上爱立信,索酱马上玩得风生水起。第一炮就是T618。04年T618最疯狂的年代这手机的占有率和现在的肾机差不多,一个班里少说也有5个。不过这个现象到没维持多久,很快V3就出现了,这里暂且不提。同期索尼又把爱立信的另一个神器P802扒了出来。哇,简直巨乳!还是彩屏的!还是智能的!胸罩还可以扒下来耶!这玩意儿重新定义了大屏智能机,就这么当了两年的旗舰。
然后索爱的日子过的就没这么顺了。K700被6670压着,K750被N70压着,K800被N73压着,W800被6681压着,W850被3250压着,W958被N91压着,能把每部手机做的都比对手差一点点也算是个本事。到了08年呈现出一片废物机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的凄惨局面,而身边用K750的W800的全换了诺基亚。身边根本找不到用索爱的人了。
这时候,索尼酱扔出了X1
09年初嘛,大家都见过肾机了,猴机还只是个概念,诺基亚还在做灭亡前的疯狂,但是好久没在水货摊上见过敢卖6k的索爱机器。WM6.1搭载的极光分屏炫到爆,我跟老板说,这玩意儿不比htc钻石什么的强太多了吧。
老板嘿嘿一笑,说,这本来就是htc代工的。
完蛋了,爱立信彻底完蛋了,已经混到要向4v买方案的境地了。
直到2011年,我才重新见到有人拿索爱,当然是猴机。索爱的猴机长得真是忽略大小完全一致,并且把先前电池弱不扛摔的优点完美继承了下来。说三棒像护垫的你们真应该见识一下索爱当年那一排中间凹两头翘的防侧漏设计。当然,这一打猴机照例就没一个能打的。曾经玩过别人的TD定制机A8,装的移动那个OPhone系统,开机预加载数十款心机app,遗憾的是这玩意儿内存200M,卡得那叫一个净化心灵。
哦对了,这货还是个电阻屏。
完蛋了,索尼彻底完蛋了,又一个——不对,是俩——光辉灿烂的手机品牌要扫近历史的垃圾堆了。
那时想收个几百块的索爱J105当作封箱纪念。索爱好像自T618之后的直板机全像是T618的各种复刻版,J105就是末代复刻版,纯粹作为一个电话存在,像十年前的T29sc。现在淘宝上还有声称全新库存的J105。但是我到底没收,因为索爱到底没死。

索尼爱立信分家 索爱更名索尼移动通信
2012年02月17日 05:00 出处:泡泡网 【原创】 作者:李军工 编辑:李军工

泡泡网手机频道2月17日 就像之前预测的那样,索尼在今年年初完成了与爱立信的分家,在昨天索尼正式宣布将会以10.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索尼爱立信的另外50%的股份,索尼爱立信将会成为索尼的全资子公司,目前索尼已经正式将索尼爱立信更名为索尼移动通信(Sony Mobile Communications)。

于是,罪大恶极把爱立信坑跑了之后现在自己扛大旗中。12年的白带机和13年的玻璃砖机就不废话了,这不前不久刚出个J杯的新旗舰么……

01年的时候国产手机正红火,我遇见过一个把迪比特吹上天的导购,说我们手机屏幕大又便宜,而且和摩托罗拉一条生产线上下来的。相似的话之后似乎又在哪听过。两年后,风光一时的迪比特台湾总部大危机,撤出大陆。迪比特是当年台系的代表,特点是做的机器总是高档不起来。那个年代想把手机做高档简单得很:买个韩系方案,翻盖,大外屏,16和弦,七彩背光,再镶圈钻,轻飘卖到3K。玩得最绝的是TCL,请张艺谋和金喜善拍个TV-AD,就成了中国手机新形象。搞笑的是我在手机市场第一次见到野生的TCL 3188的时候,她也锁在玻璃柜里,上书贵重物品非买勿动。很快其他厂商也找到了致富捷径,诸如首信南方高科波导CECT之流无不抢购棒子的方案,科健甚至把广告打到了英超。03年的报告显示,国产手机占有率破五成,于是逢牛市必见各种分析师展望,纷纷表示2010年可拿下全球五成。试看未来的蓝星,必是国货的世界。

2003年上半年 国产手机市场占有率已达51%
2003年7月24日07:36   [ 刘映花 ]  来源:[ 北京晨报 ]

国产手机在日益激烈的品牌竞争中异军突起。在昨天召开的“2003国美手机高峰论坛”上,记者了解到,2003年上半年,国产手机市场占有率达51%,已经拥有了中国手机市场的半壁江山。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玩了几天同学的夏新A8
A8当年简直是民族骄傲,以至于厦新赚的太过决定乘势国际化,把名字改成夏新,寓意华夏创新,又重新设计了一套VI,次年卖的A6上居然还刻了条龙。很快,就有人爆料这货是棒子ODM方案改的。不过话这么说,在02年初你玩着A8,真的有种完爆一切帝国主义纸老虎的感觉,虽然没过两天爱立信的T68和诺基亚的7650就出来了。那个豪迈的翻盖,养眼的大屏,没记错的话还是八阶灰度的,还有七彩来电灯和16和弦。夜深人静的时候,外屏的EL发光体会传出嗡嗡的啸叫声,像只蓝色的萤火虫。这大概是我对国产手机最美好的记忆,即便这手机的祖宗跟我朝没有任何关系。
05年之后,夏新签了春哥,几年之后濒临破产,现在靠做低端猴机糊口。至于其他那几个,死活都不知道。国货没有消沉,很快又被华强北撑了起来,这回帮我们的是对岸同胞。我们管这种在05年~12年叱咤神州的,屏幕下方五个快捷键直接压在屏幕里的跑马灯大功放双卡双待电池一万毫安起的神机叫MTK,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误以为叫KMT。MTK把两岸同胞的创造力展示得淋漓尽致,仅举一例:某哥们儿砖机从二楼坠下,无人员伤亡,我去帮他捡,擦才发现这货塞两块电池,哇,双离合。

联想手机也是02年那时候出来的。Leg-end收了厦华的手机生产许可证,买个方案,开工。我很疑惑厦华这公司至今未改名,天天一口一个下滑很爽么。G808符合当年一切潮机的各种要素,也见过漫天的广告轰炸,但是就是没见过人拿。之后的一段时间来弄我靠WM机偶尔刷刷存在感,一直撑到了07年,突然又是漫天的广告,主角是Twins,手里拿个联想的S9。我自己很欣赏这手机的造型,也忽悠过俩同学买过这手机,一男一女。当年这货才卖1K3,穷人优雅的装逼利器。毫不意外,S9成了街机。
然后又干挺了两年,10年捧出来个肾机杀手LePhone。帮主教导我们,一切XXX杀手都没有活的,这货也不例外。

02年的时候,摸过一死党的NEC N8,我有种感觉,就是手机进化成这样已经到顶了,再进化的话可能就不是手机,就像盖茨说内存640k就足够了一样。那个N8应该是第一批移动定制机,也是第一批能发彩信的手机。当时的资费是一块一条,发两条送一条。有趣的是,07年再见那个死党,发现他还是拿着N8,机身掉漆按键死硬,像个破落贵族。我说你不换个机器么,他说,啊,这个够用了。
十年前的另一个日系旗舰松下GD88我没碰过,只记得周董代言。05年日系全面滚出大陆的前夕玩过别人的VS7,被那个一键开屏的弹簧吓了一跳。我把玩一阵之后,坚持了这一结论:翻盖才算电话,滑盖勉强算半个电话,直板机顶多算无绳电话,至于没数字键盘的智能机,那不叫电话,只能叫类电话的边缘移动设备。
06年夏普又滚了回来。在沈阳到大连的辽东半岛号特快上,我见过无数家境充裕的学生情侣在软座隔间里拿着9010打情骂俏,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肾机3GS的诞生。
现在夏普也在卷着铺盖,不是从大陆回日本,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LG的传说从06年开始。卖外观的巧克力KG90迅速成为妹子的街机,不幸的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拿KG90的是个男人。为了适应男人的需求,马上LG换了个金属壳改名KG70再次骗钱。06年12月份LG电容无笔全触摸的Prada发布,几天后乔老爷子发布iPhone,于是全世界人民纷纷指责LG抄袭Apple,祖宗国头一次感受到了被冤枉的屈辱,心情受影响,猴机时代就一直被隔壁的三棒压着。

有一群人以玩手机作为显示自我智力水平的标志,我们管这种手机叫做智能手机。一般来讲,用UIQ的瞧不起用S60的,用WM的瞧不起用UIQ的,用Palm的瞧不起用WM的。至于黑莓,那已经提升到审美品味和社会影响力的层次。曾经在沈阳小北见过一黑莓档口,壁板上贴着各国政商文艺大腕用黑莓的抓拍图,档口一角堆着一筐洋垃圾7290。用过一周别人的7290,还回去的时候电池还没光。尽管是组的洋垃圾抗摔度可与诺基亚匹敌,当时我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这是款无敌的二百元机皇。后来,有友人5K入9000一部,初期自我感觉相当良好,慢慢就装不下去了,后期本色毕露几欲摔之,最后换了肾机4S。
我还没遇见过野生的Palm,无论是650还是pre。
WM倒是接触过一串,从鼻祖696到老机皇D900S1到钻石到HD2,历代HTC名机我都玩个遍。结论:这货真的就是正如微软的定义一样,Pocket PC,一点没错。尤其是D900,在07年你想象一下拿个电子词典大小的东西打电话是什么感觉。要感叹现在的孩儿们耻度都提高了,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拿个6寸的玩意儿在大街上煲电话粥。D900除了打电话干什么都很舒服。相反,我对后来全面仿iPhone的S1和Diamond完全不感冒:反正都不像电话了,干嘛还要装成电话。

多普达在11年终于改叫成了HTC。今天HTC总是说我们品牌建设不够,但是两年前HTC刚设柜台的时候人也没少围,像极了十年前的国产旗舰TCL。
摸过的第一款猴机是某同学的Hero G3。翘下巴其实很可爱的,那时HTC的渠道还没铺开,街上已经见有人拿了。这手机没火起来完全是因为不知道谁给他起了个iPhone杀手的名声,于是完蛋。接下来玩的是Desire G7,这手机让我意识到终于猴机能和肾机争个高下。后面的G11/G12/G18看起来也不差,除了后头丑点。
然后,一夜之间,突然HTC见不到人拿了,大约在去年出One X的时候。现在依然能见到有人拿G7,但没见过谁拿新One。至于招牌的HTC Sence,作为一个从Touch Flo就玩到现在的人表示,HTC Sence算是业界罕见的从1.0到5.0一代更比一代丑的桌面外壳。
如果一个牌子出款旗舰大家都绕着走,历史告诉我们,这公司快黄了。

不过这个法则对于从来没做过低端机的厂牌无效,比如中华酷联。03年国产机第一次崛起是靠买棒子的方案,06年山寨机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2010年后中华酷联走的就是低端猴机倒贴运营商的套路。尤其是酷派,还没猴机的时代就靠联通华盛的坑爹定制机起家,现在转型三网通吃,这玩意儿出了营业厅你就见不到别人卖。当然,我也没玩过。
中兴也是做了十多年ODM/OEM的厂子,同样也是抱了十多年运营商的大腿,不仅是国内的御三家,还包括软银橘子什么的。2010年靠着便宜大碗的橘子版V880成功出口转内销,一个国产机能搞得水货能比行货贵也是一绝。两年前收的电信版N880,配置和橘子版一模一样,OLED屏,原盒双电双充,诚意感动中国。
另外,这是我收过的第一个正面有汉字Logo的手机,可能也是最后一个。

中兴其实曾经靠小灵通刷过不少存在感,但是在多数人眼里,小灵通=U.T.Starcom。而UT斯达康的所有设备都没有他们家老板吴鹰出名。在小灵通最风光的那几年,大胡子隔三差五参加这论坛那峰会以及专访,俨然国内通信业领袖。没过几年,泡灭了。吴老板销声匿迹。小灵通只玩过702U,一如信息产业部对PHS的定义:对市话的补充,连长的都像无绳电话。不过那么大的单色屏实在太骚想干,D杯村姑别有一番风味。

寨机时代出过几个名牌,其一天语,我对那个800万像素3倍变焦带氙灯的神机器久久不能忘怀;其一金立,某国际巨星代言的语音王领先Siri数年;还有各种霸占省台垃圾时段的大屏手写八合一只要998。不过这一切都没有一个厨子玩的喜感,她叫魅族。M8刚出的时候,猴机还没面世,这哥们儿硬是拿WindowsCE的框架自己架了个系统。以08年的审美,这机器的美工完爆各种锯齿宋体256配色的MTK机,无奈头上有教主,大山推不倒。另一方面,魅族也是开山立教放期货组粉丝团的鼻祖,从M8到MX2我都有(且仅有一次)见过人拿,同时魅族直营店倒是倒了一家又一家。现在一数,这手机都出到第五代了,居然还是垂直换代。连肾机都要双开了,魅族依然就靠一个产品扛大梁,谁能告诉我这公司是怎么解决资金链问题的。
国货另一朵大奇葩当属步步高和OPPO,现在好像还要增加个叫VIVO的马甲。这玩意儿当之无愧的县城统治者,就像非常可乐只向三线供货一样。
不过,也得感谢中华酷联和其他一票寨厂,把手机做成了白菜,一毛五一斤包秤不许挑。

重新读档,回到2000年那个Golden Time。

摩托罗拉就是大哥大,国人的这种认识估计从汉显机时代就定型了。99年那时十个电话五个是掌中宝。不过很快,诺基亚用科技以换壳为本的理念洗遍中低端市场,3210直接就是能换壳的机器,还有一代手游先驱贪食蛇。
千禧年,摩托罗拉抛出来了V998,壕们纷纷扔掉掌中宝拥抱这个小玩具。三星闷声不响的推出了要价五位数的A288,其实和V998差不多,但是我是双屏,双屏=双奶,享受有沟的快感,壕们终于有了包二奶的选择。A288的另一个里程碑在于开创了谁买行货裸机三星谁脑袋被门夹的时代,行水差一半的传说就此展开。棒子还贴心的让你一眼辨真伪:看那个人没,拿的A288外面标的是Anycall不是Samsung,买行货,真有钱。壕,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于是,靠着卖水改机的JS的忽悠和机上大大的五环标,三星跻身一线大厂。这跟那年悉尼奥运我朝爆种也有点关系。三星当IOC的TOP三十多年,划算大了。

01年,中国人民三天两头高潮。诺基亚还在不紧不慢的换壳,唯一的成就在于推出了革命性蓝屏的8250。这手机养出了一群诺记优越党,天天鄙视摩托暴发户和三棒非主流。他们后来在太平洋安营扎寨,统一呼号成功人士。移动开通了GPRS,当年城里到处都是移动的广告,长城上一排信号塔,前景大字:引领中国,迈向3G。首批终端是摩托的V60,算是V998的升级,这是第一批GPRS电话,在我眼里比V998顺眼得多。三棒的R208让我改变了对这家高丽农企的认识。这手机上市的时候水改不到2K,性价比破盘,造型做工无可挑剔,换成爱立信或者西门子的Logo毫无违和感,很快成了中端机一霸,一霸就是三年。曾经有个学长拿的就是R208,躺在老师抽屉里的时间比他玩的时间还多。毕业时老师还回去的时候,学长说,老师,要不是你,这手机可能早就掉了。
然后他把这手机拿回家充好电放回原盒供了起来,当作纪念。

02年联通CDMA移动MMS彩信同时试商用,御三家开始祭出各种牛鬼蛇神。三星两边都不敢得罪,推出了一群彩蛋,TFT彩屏的X199被联通当作CDMA定制机的头炮。我今天还记得那广告,一人坐在X199般的跑车里享受CDMA 1X过山车般的快感。这手机我09年还见过有人拿。摩托就做不到C网G网用一个模具方案,因为C网机都是韩国那头开发的。当年曾经玩过某老师的V680,八阶灰度屏上,是动态的沙滩海浪屏保,好有来福士戴尔感。还有V70这玩意儿,不可不提。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款敢标五位数的手机了。跟V70比,现在的一路机皇包括W2013全得跪下。
诺基亚继续科技换壳为本,一个主板四个型号估计也就诺基亚有脸干得出来。真是报应。
不过很快人家展露出了底气,这就是7650。
当年联通的头牌是X199的话,移动的头牌就是7650。7650发彩信编新闻的广告领先媒体界十年。我05年才摸到一台二手7650。尽管岁月无情,机皇风韵依旧,S60的时代由此展开。但是这手机用起来其实很搓火,尤其是那杀千刀的摇杆。新结论Get:用摇杆的手机不能碰。

03年诺基亚的老大算是坐实了,拿6600的人不要太多,拿N-Gage的人就少了很多,但是大名远扬,这玩意儿足可以让找你茬的老师以为不是手机,然后改成游戏机没收掉。and,拿1100的人简直遍布全宇宙。
摩托03年一整年在场边画圈圈,居然还把V998塞个彩屏重新炒冷饭。我说拿V998的人怎么不降反增了,原来还能这么玩。不过他赞助了一个叫手机的电影。

04年身边突然一群拿S60街机的,诺基亚开始下饺子了。比如S60v2的一款街机7610。我真的很想说这手机很丑,不过群众的审美是血亮的,你也没办法。早年我一直很排斥S60,原因就是因为这玩意儿不能全屏换壁纸。S90出且仅出了一款7710,神奇的是我还玩过这机器,那是09年的某天,神州大地歌舞升平金光普照,我从某学长手中双手捧过传说中的7710欣喜之情溢于言表,然后——玩了两分钟就还给他了,说:能把这玩意儿当电话使,你这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N-Gage QD终于有了行货,也见过有人拿,但是最终也没成为街机。印象里大软有个编辑在杂志里讲过QD魂断公交车的悲惨遭遇,还公布了串号请读者帮忙寻找,不知现在找到没。
摩托一口气憋出了三个神作:V3/E680/E398。
我见过拿V3/V3c/V3i/V3x/V3ie/V3xx以及其他的人估计能组一个师。但是我相当烦这东西。04年末第一批港水的价格是7K,不过送真皮钱包施华洛水晶链和蓝牙耳机。都说这电话拉风,只有我神烦那大下巴。本来超薄的机器非得下体骨质增生。烦归烦,一款手机连续五年都能见到,也就摩托罗拉能干得出来,还不是一次,从掌中宝到V998再到V3。诺基亚能和这个传奇抗衡的,估计也只有1100了。对于E680的印象来自某在澳洲读书的同学05年回来,左手E680右手PSP兜里揣个iPod mini,充分向我等第三世界人民展示资本主义的优越性。这手机的播放器居然还是RealPlayer,点开一看,哇,居然不是朱军画质!E398的跑马灯+广场级外放对后来的寨机影响深远,谁家孩子来个电话一股金属味的HelloMoto全楼都能听到。靠着这三大金刚,摩托市占率大涨,眼看要挑平诺基亚
不过那年我玩过的最High的机器是摩托的MPx220。WM2003SE完爆S60全家,结果销量反向完爆之。我只能理解成,MS没有做爪机的命。

05年,国产手机全翻船,华强北草台班子还在憋招,战场只属于摩托和诺基亚。摩托完全不用担心三大金刚的销量,而且再接再厉,把V3掰成直板就成了新科大学生街机L7。在我眼里,这手机丑得惊天动地,像个大妈笔下的电线杆人物秀肋条骨。诺基亚的街机太多,女的肯定拿7360,学生肯定拿6680,做生意的拿6270,穷人拿6030。6030黑色款的键盘掉色现象严重,我一同学和他女朋友煲短信粥活生生的把键盘按成了奶油色,后来他们分手了。
不知怎么的,那年的手机市场是前iPhone时代最乏味的,就这样也比今天也精彩。

06年,我搞到了一部三星的D608,也就是D600的行货型号,代价是拆那猫彪的两年话费。手机等于白送。今天你已经找不到这么简单粗暴的一次4K8一个月返200其他我不管的绑约条款。这手机真是半点可玩性都没有,连Java都是锁梦网的。好在配件彰显机皇本色,居然还有色差线。现在这东西还在服役,忠实的当着老爸的备机。一手机从未躺柜连续被艹七年还没跪,我现在似乎有点理解三星行货的定价了。
三星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再碰三星的新机器,已经是猴机的时代了。
06年,名副其实的N年。N70/N80/N91/N93等招摇过市。我当时拿的手机是N71,这手机除了我就没见过第二个人拿,但是完全符合我对手机的要求:S60v3+2.4’Q屏+超级无敌我爱你大翻盖,接个电话的气场不逊于今天的W2013,而且行货才2k4还送1GminiSD卡,我猜是因为能驾驭这电话的人很少才卖这比N70还贱的价格。那包装盒大的能和月饼礼盒有一拼,光盘说明书一大摞,数据线转接头一大堆,电池是一代名电BL5C。鼎盛时期我手头有十块各种BL5C。前两三天我买个半导体,收货一看,电池BL5C……
两年后,这手机一如既往的魂断出租车。搞笑的是,一个小时之前我还做了一回出厂,清光了所有数据,甚至没插sim卡,冥冥之中有天意一般。
我还忽悠过另外一个基友买过E50,当时他本来是冲烂大街的N70去的,我说E50干练简洁S60v3成功人士至选一看就和那些拿Nxx的货色拉开档次。E50是诺基亚纯电话的巅峰(至少我这认为)。这哥们儿掉坑就出不来了,后来换的E51,后来的后来换的E52。同期我还玩过一段时间的E61,我很困惑这个电话不错啊为什么没人买,两年之后诺基亚给E61加了圈镀铬,一举解决了销量问题,搜得死内~
Moto的冷饭暂时还没有炒糊的意思,而且这下一次出了五大金刚Z3/K1/A1200/E6/E2,要和N家争霸到底。E6和E2当年是和周董合作宣传的,尤其是直插3.5耳机和大SD卡的E2,拿到手我脱口而出卧槽这东西一次解决了手机界的两大顽疾。Z3和K1继续走街机道路。A1200是天津摩托开发的,不敢留后门,想必才成为宝宝御用。而且这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像A1200这样适合中年人用的手机。
这是摩托有史以来最后的一次疯狂。

07年属于N73N95。诺基亚甚至给壕进一步细分推出了比壕更壕的N93i,这东西三年后停产的时候还敢卖4K。至于没钱也想买诺基亚的,我一律让他们买精钢大屏千元上档次的6300去。
很快,从别人手里借来了革命性的N95,玩了一会儿,一种事后的空虚感涌了上来。这手机太华丽,华丽得让人腻。我还了回去,转身收了个二手的6120
然后没过多久,我在帝都住了几个月的院。从07年末到08年初,说住了两年院似乎也说得通。医院里自然玩不了别人的手机,自己一堆设备都落在家里,只有一个在帝都交话费送的穷人拿的6030,1.5寸128×128的CSTN贫乳上,拆那猫彪每天给我推早晚两期手机报,算是当年的一点美好回忆。这手机收音质量超好,现在是老爹遛公园的必备可穿戴设备。啊对了,这货电池也是BL5C。

出狱——啊不,出院归来,满街都是山寨机。摩托越来越少,诺记还是不少。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几乎没研究过手机,N71掉了之后研究过5800,借过来玩了半天,判定战五渣。不过诺基亚显然是自我良好,那时5800和E71都在绝赞大卖中,很快2009年新科机皇N97登基,大家高呼诺记君临天下一统江湖。某哥们儿入的国行首发,此后就频繁出没于沈阳太原街商贸饭店二楼的Nokia Care。直营客服也算是三大厂巅峰时期实力的一种体现。我RP充裕,经手七八台诺记还没光顾过那个高端大气的Nokia Care,但是路过那里,那客服修的比楼下的名表店和对面的星巴克还醒目,告诉你:老大在这里,信心有保证。
然后这信心一夜之间就崩溃了。三年后我望着京东999的N8,犹豫了一下,关掉了页面。

2010年我玩了玩别人的里程碑。拿过来,哦,的确像块碑,又大又沉,掉地上能把地板砸个坑。有人说过巨乳都是胖子,虽然3.7寸在今天只能算入门级,那时候还是可以让你体会埋胸的快感。我坚持认为,这是个华丽的类电话式设备。据称这货卖了一百来万台就给了摩托高层莫大信心复兴目指,他大概忘了V3卖了五千万。同年,回光返照的Defy面世,这是摩托最后一款勉强算是街机的东西。

谷歌宣布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
2011-08-15 19:45:03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有29301人参与 手机看新闻

网易科技讯 8月15日消息,谷歌和摩托罗拉移动公司今日宣布,谷歌将以每股40.00美元现金收购摩托罗拉移动,总额约125亿美元,相比摩托罗拉移动股份的收盘价溢价了63%,双方董事会都已全票通过该交易。

不久,摩托的终端部门被谷歌收购,现在放置Play中。
结论:后爸永远是后爸。

说道后爸,诺基亚应该更有感受。2011年秋看到范冰冰N9的TVCM,简直就是帝国挽歌。和同期TBWA给iPhone做的各种唱啊跳啊如果你没有爱愤啊的Low EQ AD相比,JWT的这组策划能拿金狮奖。不过,话说回来,给一个注定不会大卖的机器下大力度宣传,谁知道诺基亚是怎么想的。
不过,话又说回去,扔掉meego去当微软的干儿子,谁知道诺基亚又是怎么想的。以前诺记一款旗舰能卖三年,现在自N9到现在经历800/820/920/925/1020,两年6个旗舰,六合彩吗。
有基友半年前要入920,要价4k2,我说等等。现在2k4了,我说兄弟可以入了半年帮你省了1K8,你该谢我。
他说,我再等等925吧……
另外,即便大限将至,一套模具两年没变,科技以连壳都懒得换/为本。
诺基亚升天的时候,我会去金石滩,把珍藏的那只1110拿出来祭海,啊对了,还有十几块BL-5C,以及一张装满sis/sisx和证书的miniSD卡。当年我也没少给别人做证书(自豪状

微软宣布72亿美元收购诺基亚手机业务
2013年09月03日 11:25   新浪科技 微博    我有话说(18,257人参与)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9月3日上午消息,微软(33.4, -0.15, -0.45%)今天宣布,将以72亿美元收购诺基亚(3.9, -0.10, -2.50%)手机业务,以及大批专利组合。
微软将以37.9亿欧元收购诺基亚的设备与服务部门,同时以16.5亿欧元收购其专利组合,共计54.4亿欧元,约折合71.7亿美元。

三桑重新回归视线,完全因为她和苹果的官司。我很好奇i9000到底有多像iPhone,于是借了一个把玩。还没走多远,就见有人打招呼:Hi,换iPhone啦?我才意识到如果忽略角度这东西远看就是3GS嘛。但是这手机长得真的很丑,和HTC的后头丑不同,这玩意儿前后都没法看。唯一的优点在于,她像iPhone。
然后就是大捷报:Galaxy S全球销量破千万。那一刻,吓出病来的除了乔布斯,还有华强北。
S2才算是在大陆大面积铺货,三星搬出了数年前的套路,三网三版本,谁都不得罪。11年的那个夏天我到处都能看到后盖印着G3/vvo/e的S2。之所以总能注意到,全拜那PVC感惊天动地还开俩散热孔的后盖,还是撅腚设计。我在想这货到底怎么是能卖出来千万台的。如果库克不继承教主的遗志告到底,我敢打包票S3长得肯定和4S没什么两样,当然材质塑料。
2012年的春天,S3出了。
720P屏,唔不错;1G内存,唔基本没有卡顿了;800万摄像头,唔反正有闪光灯了当年30万像素不也那么过来了么;长得像姨妈巾这个……我看还凑合啦,反正别像iPhone就行。这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款用得顺的猴机吧。那么他的对手呢?
诺基亚休克中;
摩托罗拉隐身;
黑莓CEO辞职;
日厂哪顾得手机这头。
西门子爱立信已经圈外。
回头一看,还追在身后的,一个是老前辈骚尼,一个是未老先衰的HTC。
呦,玩了一圈,最后又玩回来了,东亚三颗星。
三星好寂寞。

我们花了十多年时间,解决了手机的体积问题,以及重量问题,以及厚度问题,以及彩屏问题,以及和弦问题,以及隐藏天线问题,以及上网问题,以及分辨率问题,以及摄像问题,以及耳机问题,以及听歌问题,以及看电影问题,以及电阻屏问题,以及多点触控问题,以及防水问题,以及屏幕防刮问题,以及系统卡顿问题。除了电池以外(这个短期之内解决不了),手机已经完成了进化——超进化——超级无敌全进化,成品就是面前这个叫Galaxy S4的东西。8 CORE 2G RAM 1080P AMOLED。
然后呢?

2013年,苹果大中华区三季度产品销量同比下降14%,三星Galaxy S4中国区销量低于预期。
下一个就是你俩了。

手机就像青春的奶,总会有挺不住的一天。任凭过往风光无限,只几年便教你香消玉殒。大多数手机厂可能都没有他们的手机活得长。这可能是三百六十行中最刺激也最富有悲剧色彩的业种。正因为刺激,才能招来这么多的冒险家,贯彻着科技达尔文主义,用另一个位面的沉浮变幻来诠释青春的勃发与狂妄,灿烂与毁灭。不过,今天,进化似乎已经停滞。理由就是前两天坐火车回家,我查了查,一个车厢里三分之一的人用水果4S/5,三分之一的人用三星S3/4以及他们的一群个头不一的小伙伴们,还有三分之一的人用中华酷联,背盖上G3/vvo/e。两个寡头吃肉一群喽啰喝粥,汽车业花了一百二十五年没达到的目标,手机业十五年就完成了,就像肯德基与麦当劳。PS:啃完那个破鸡腿之后我发誓从此不吃蓝蓝路的任何东西,双层吉士和薯条除外。
然后,落座妥当,大家就都拿出兜里的那个移动互联网终端,戴上耳机,沦为触手Machine的奴隶。连情侣都各玩各的,木夯夯的盯着屏幕,只有在看到什么东西好开心然后把手机送到女朋友眼前分享快乐逗得妹子哈哈笑的时候我才确定他们不是在闹别扭。
于是我一个人默默的掏出了kindle,以保证逼格。
叔叔叔叔,你拿的这个派的为什么是黑白的啊。
因为叔叔眼睛不好,看彩屏会花眼哦,小朋友也不要天天看派的,看一会儿休息一会儿,知道了吗。

混蛋,哪是什么花眼,明明就是叔叔我喜欢单色屏和点阵马赛克带来的感动罢了。

因为有的东西,已经,玩够了。

13年8月末的某天,我和基友习惯性的去一家苹果小卖店串门,才发现老板叔拿的是3GS。基友说哇你牛逼放着一排5不用自己拿个3GS。老板相当自豪:你看我这iPhone第一批国行呐,连Wifi都没有。说这话的时候,他正修着一个台灯,20寸。
我说,你现在就扣个原封的5扔保险柜里,二十年之后挂淘宝上,养老钱出来了。
老板说,我手头还真有个原箱没拆的手机,诺基亚的哦,好像是71什么——
N71?
不是不是,N71是啥我没听说过,比N系早多了,99年还是2000年那时候的,当年别人要订最后好像没要……
马上老板看出来了我眼珠子里滚动播放的『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就低下头掀起主板一侧的卡扣,边掀遍说,不紧不慢:不过去年库房进贼了,那盒也丢了——想了一想,继续编——看来这贼也蛮识货的嘛,哈哈哈。
我和基友表示节哀顺变,出门北行300米,春光通讯。
白色电信版S4,验货,刷卡,签返话费协议。明明是半狗的东西,奇怪的是我一点兴奋感也没有。
手机和赠品已经为您装好了,您检查一下还有什么落下的东西。
哦,都看过了。
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来我们店里,那里有工程师会为您服务。
我往店角一看,噗,原来贴膜下歌越狱安软件的地方新挂了块牌子,叫天才吧。
不用了,我也玩了十多年手机了,小毛病自己就能搞定。
那么先生祝您使用愉快,再见。
再——
她低下头递来手提袋,我也习惯性的弯腰还礼接过来,一起一落,我才注意到面前这个营业员右脸颊下的痣,那个『见』字就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了。
是,她,我,居然,没,认出来。
我又重新Panorama了一遍面前的她,没错,是她。但是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是什么呢?
是……波!
胸呢?
胸哪去啦?
平的简直像Note啊!
手机越来越大你怎么越来越缩啊!
我惨痛的接受了大屏姐变大平姐的事实。不过,掐指一算,假如当年她是个二十来岁的大姐姐,现在也是个奔四的人了。这样看,除了青春的奶没了,别的地方已经尽力了。
这位先生您在找什么呢?
我被这句话拉回现实,然后意识到自己刚才应该做了些略绅士的举动,马上挂上含25%歉意的笑容先:
再……再等一会儿。啊——接我的朋友还没过来。
哦,没事,您先在这里坐着等一会吧。
姐姐我好想找你聊一会儿呢你知道吗十四年前我第一次看手机的时候就是你介绍的真的真的好怀念你(的大咪咪)啦今天又见面了这肯定是缘分呢呢呵呵呵呵呵——虽然现在已经没有流氓罪了我也是没胆放这话的,因为造谣也是罪。我坐在吧椅上四面乱瞧,最后目光聚焦在这牛皮纸手提袋上。黑蓝双色套印的,毫无悬念是肾5。
我记得这袋子上以前是N95来着吧
哦,您连这个也注意过啊,一定是老客户吧
那当然,[del]十四年前我就来过啊喂[/del]
我们家的袋子一般是一年一换的,以前换过V3,X199,还有西门子的6688。不过08年后就全是苹果了。
要是集齐全套袋子会不会送我个手机啊
姐姐哈哈笑:真要那样的话经理没准儿真能送你个手机呢。不过我们家两千年就开业了,挺困难吧。
也不是没有可能吧,[del]你看我两千年就来过啊[/del]
唉……这么一说,2000年我们家的袋子上印的是什么呢,应该做个活动寻找春光最老顾客……
姐姐说得正开心的时候,我右手支着台面扶起脸,静静的看着他,说:
是摩托的A6188,背面是西门子的SL1088。
她一愣,问:真的吗?我都忘了。

啊,反正我还记得。有的东西,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吧。

文中部分手机一览 ,欢迎竞猜,猜对无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